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空

从今天起,做一个幸福的人,喂马,劈柴,周游世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做人不可学晴雯  

2010-05-25 11:52:23|  分类: 职场进化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做人不可学晴雯< xmlnamespace prefix ="o" ns ="urn:schemas-microsoft-com:office:office" />

文、西岭雪

 

晴雯是出色的。相貌、口齿、针黹、急智,都较众丫鬟技高一筹,难怪被宝玉视为心上第一等的人。

然而晴雯也是失败的。见嫉于同侪,获嫌于上司,糊里糊涂为自己竖了一大堆敌人,成为怡红院第一个被逐的丫鬟。

这就好比技术骨干被炒鱿鱼,做事再能干,做人不聪明,奈何?

办公室斗争,人事永远比业绩更重要。人缘好,成绩差点也可以推责于运气;做人笨,则能力再强也是过大于功。

老板们的口头禅是“知人善用”,然而心底真正算盘却永远是“宁可能力差点,最重要是听话。”

道理很简单:一个人再能干,不为我用又有何益?老板们永远怀疑手下藏奸,私心重,笨一点的员工指望自己吃饭,离了这个村再找不到这家店,不得不听话点,所以多半忠心;而能干的人则往往恃才傲物,眼高于顶,必定是不安分、不服管的,骑驴找马,不愁揾工,此时在这里,彼时还不知会往哪里去,故而不能委以重任。

这心理,恰如王夫人嫌晴雯的逻辑:“有本事的人,未免就有些调歪。老太太还有什么不曾经验过的。三年前我也就留心这件事。先只取中了他,我便留心。冷眼看去,他色色虽比人强,只是不大沉重。若说沉重知大礼,莫若袭人第一。虽说贤妻美妾,然也要性情和顺举止沉重的更好些。就是袭人模样虽比晴雯略次一等,然放在房里,也算得一二等的了。

王夫人看重袭人,有两个理由:一是为人沉重知大礼,二是模样比晴雯略次一等,故而可以放心。

然而事实呢,恰恰相反,我们都知道,袭人才是和宝玉初试云雨情的人,晴雯却至死都是清清白白的女儿身。无奈只为她“色色比人强”,王夫人便先入为主地怀疑“有本事的人,未免就有些调歪”,硬派了一个“不大沉重”的过错,正是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。

上司要挑员工的过错总是容易的,业绩差,自然是不赦之罪;业绩虽好,纪律差,也多半不讨喜;成绩出色,朝九晚五打卡比谁都准点,但是为人冷漠,不讲究交际手段,也同意会被指责为人傲慢,不团结,不安于本职工作;但若是工作、纪律、人缘都好呢,又会让上司觉得不安,怀疑此人野心勃勃,蓄有异志,会忍不住设下重重障碍,甚至故意找茬来“敲打敲打”,好让那个出头的椽子安分一点。

所以最得宠、升职最快的员工,永远不会是最能干、最受欢迎的精英,而是做事谨慎、做人周全,却样样只得七八分的“略次一等”。

袭人是深知这诀窍的,所以对宝玉说:“太太只嫌他(晴雯)生的太好了,未免轻佻些。在太太是深知这样美人似的人必不安静,所以恨嫌他,像我们这粗粗笨笨的倒好。”

当然袭人既不粗也不笨,她本是怡红院第一丫头,也该是最受嫉妒的一个才对。连宝玉的乳母李嬷嬷都醋妒她抢了自己的地位,可见也是危机重重的。但是她胜在懂得把握机会,讨好最有势力的人,有王夫人做自己的护身符。

晴雯却没有这种心机,她本是老太太赏给宝玉的,也就是总公司派下来的;又得到了顶头上司即宝玉的真心推崇,本该青云万里才对,如何却会栽了大跟头呢?

就因为她在与袭人的较量中,不懂得团结更多的力量为自己助势。

 

设想一下,当晴雯受到王夫人的召见,被指责“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”之后,不是回去一味堵气,白等着王夫人带人来撵了她出去,蒙冤病死;而是积极想办法自保,结果会怎么样呢?

其实早在王夫人问话时,她已经明知道“有人暗算了他”,就该早做打算才是。宝玉是不中用的,他再疼爱她,也不敢驳王夫人的回;但是王夫人也有上司,那便是贾府的最高权力贾母。晴雯本是老太太看中的人,如果她能得到老太太的庇护,不是就可以全身而退了吗?

有一个现成的例子,就是老太太的丫鬟鸳鸯,本来得罪了大老爷贾赦和邢夫人,其情形与晴雯见弃于王夫人本是一样的,然而鸳鸯就有胆子跑到贾母面前来告白,又是诉忠心又是表决心,感动得贾母当众发了话:“他(贾赦)要什么人,我这里有钱,叫他只管一万八千的买,就只这个丫头不能。留下他(鸳鸯)伏侍我几年,就比他日夜伏侍我尽了孝的一般。”让贾赦再也不敢打鸳鸯的主意了。

如果晴雯也能在贾母面前表一番忠心与决心,说明自己与宝玉从无苟且之事,自己原是老太太赏给宝玉的,因众人不服,未免在太太面前下了谗言,如今自己万难表白,情愿回来重新伏侍老太太,也好堵一堵那起小心的嘴。

——倘若她这般说了,贾母会怎么做呢?

贾母原说过:“晴雯那丫头我看他甚好……我的意思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他,将来只他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。”可见对晴雯极其欣赏,是早就打定主意要让宝玉娶她做妾的。现在听说众人不容她,自然少不了为她辩白。或是让她暂时回自己身边来躲过风头口舌,或是干脆挑明了让宝玉将她收在房里——不论哪一种,晴雯都会是安全的。

即使贾母没有当机立断下了决定,只要肯安慰晴雯几句。那么将来王夫人撵晴雯时,她也可以回一句:“老太太说过要我回去,如今我已不是宝玉的丫头,而是老太太那边的人了。太太要撵我,须得让我面辞一辞老太太去。”那王夫人总不便自作主张把总经理秘书撤职查办,当然只好按捺火气,容后处理了。

总之,只要晴雯见了老太太,说话得宜,情辞恳切,能打动贾母之心,让贾母发几句话下来。不论或软或硬,都可以暂时抵挡一番,避过眼前之灾。

然而晴雯,偏偏就忘了这柄上方宝剑,不懂得利用权力来抵抗权威,白白地含恨而死。到死了,也只落了王夫人轻飘飘一句:“命里没造化,所以得了这个病。”又命她哥哥嫂嫂,“女儿痨死的,断不可留!”连停灵也不许,便即刻送到荒郊焚化了。

 
    办公室里这样的不白之冤多得是,往往才干出众的精英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炒了鱿鱼,大老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当这员工当真又懒又滑不可留。所以时时有员工被开除前找到大老板痛告上司一状的事情发生。当此时,老板总是乐意倾听的,因为可以趁机了解一下中层的领导才能和群众反应。然而听过归听过,却决不肯替这员工伸张正义,把中层开除而留下员工就是了。

道理很简单,再能干的员工走了,也只是少了一个难得的人才而已;然而中层离开,却会影响整个机构的运作,牵一发而动千钧,倘若没有后备之招,当老板的是决不会轻易开发自己的中层的。

告状也要找时机,在既成事实之后,你就是搜集到上司再多的罪证,也顶多在老板面前给上司埋下一颗地雷,或者会在将来的某一天由老板亲手引爆。但是你自己,却得不到任何好处,仍然会在第一时间就成为牺牲品,根本没机会看到自己大仇得报。

所以,当王夫人撵了晴雯之后,晴雯就是找到贾母申冤也没用了。但是如果晴雯在洞悉王夫人有嫌恶自己之心,但还没来得及抄检大观园之前,就先找到贾母求情,却绝对有机会转危为安。

 

不妨再举一个例子出来比较一下,那就是小红。

王夫人在撵晴雯同时,曾把怡红院所有大小丫头一一亲自检视,略有不顺眼的就要撵了去,于是四儿、芳官便都同时遭殃,其原因不过是因为四儿“虽比不上晴雯一半,却有几分水秀。视其行止,聪明皆露在外面,且也打扮的不同。”而芳官则是“唱戏的女孩子,自然是狐狸精了!”

可以想象,倘若那小红还在院里,以她的干净俏丽、聪明灵秀,必定也是不入王夫人她老人家法眼的,少不得会寻个错儿撵出去。然而小红命好,此前已经被凤姐赏识,及时地跳了槽,竟得以逃脱此劫。

如果晴雯也晓得这招,能够早早避到贾母的保护伞下,自然也可以化险为夷,又何至于干瞪眼等着被王夫人驱逐呢?

这就好像机构精简之前,你明知道在自己的部门不被领导看重,极有可能被裁减了去。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设法调到别的部门去,躲过这个风口浪尖。

 

因此,在竞争与危机之前,要么学袭人那样抢占先机,要么像小红那样远离险地,要么像鸳鸯那样借势自保,都不失为一种选择。而最笨的一种,就是像晴雯这样坐以待毙。

晴雯之死,第一在于锋芒太露,不懂藏拙,以致招受小人谗言,上司嫉才;第二是不懂居安思危,做两手准备,一旦受敌,便毫无抵抗能力;三是危机来时,不懂得发挥潜能,利用可以利用的力量为自己脱困。

古语说:“能经折磨方好汉,不受嫉妒是庸才。”一个有真才实干的人,是不可能在工作中远离嫉妒与陷害的,重要的,就是要防患于未然,且有坚强的抗打击能力,认清现实,从容面对,那么再大的风浪来时,也是不怕的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