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空

从今天起,做一个幸福的人,喂马,劈柴,周游世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十年长一梦 大观园里的长舌妇和八婆党  

2009-12-15 22:00:44|  分类: 书斋闲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八卦红楼

大观园里的长舌妇和八婆党

■周珣


中青在线-中国青年报    2009-12-15    [打印] [关闭]

    女人中当然也有既不长舌也不八婆的。她们实实在在地认为,别人的事情,与己无关,自度脑容量有限,不肯把有限的生命浪费在无限的议论他人事务之中。她们甚至相信,知道别人的私隐太多,会比较招事儿,能躲就躲。

    比如《红楼梦》里的薛宝钗。滴翠亭扑蝶,无意中听到小红和坠儿说贾芸拾帕的事情,觉得“不但生事,而且我还没趣”,赶紧使个“金蝉脱壳”,假作和黛玉捉迷藏把这事儿“遮过去了”。以后也绝口不提。

    但实事求是地说,这种女人,是女人中绝对的少数派。不单女人,男人都算上,对别人的私事没兴趣不传闲话的,凤毛麟角。有报道说,经日本科学家研究显示,议论他人、说人闲话,是人类一种非常重要的需求,排序仅在吃饭、喝水之后,高居性欲之前。

    虽然都根植于人类普遍的好奇心,但长舌妇和八婆党还是有区别的。

    大观园里,紫鹃就比较“八婆”,没事儿去“情辞试莽玉”,非想摸宝玉的底儿,要看看他对黛玉到底是几分真心。她吓唬宝玉黛玉要走,惹得宝玉大病一场,回来又跟黛玉叨叨宝玉“心实”。黛玉用她地道的扬州土话,啐她“嚼蛆”,意指没事生事、胡说八道。但她是明了紫鹃的苦心的。

    鸳鸯拒婚一节,平儿的表现也相当“八婆”。她先是跟鸳鸯玩笑,说“新姨娘来了”,又和袭人两个出主意让鸳鸯跟了贾琏或宝玉,就能理所当然地回绝贾赦了。气得鸳鸯骂她,说拿她当正经人商量为难事,却被她取笑。

    晴雯的嫂子多姑娘,也够“八”的,宝玉来看病重的晴雯,她就跑去“窗下细听”,非得刺探出他两个有没有“偷鸡盗狗”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她们都算不上长舌。

    大观园出名的长舌妇,有王善保家的,晴雯就是被她在王夫人那里进谗害死的。秋桐也是长舌妇,跑到凤姐那儿“说舌”,告平儿给尤二姐弄吃的,“奶奶的名声,生是平儿弄坏了的。这样好菜好饭浪着不吃,却往园里去偷吃”。

    但若论起长舌的水平,大观园第一长舌妇其实是个小男人:贾环。“手足眈眈小动唇舌”,就令宝玉“不肖种种大承笞挞”了。在贾政那儿三言两语轻描淡写,把金钏儿之死说成是宝玉逼奸不遂,火上浇油成效卓著,让宝玉吃了一顿胖揍,几乎没被打死。

    八婆虽然八卦一点儿,但基本是咸(闲)吃萝卜淡操心的类型,有好奇无恶意,甚至是一副热心肠,像紫鹃,“倒不是白嚼咀,一片心为姑娘”。长舌妇可是带了毒信子的,他(她)是追求传播效果的,有主观故意,会刻意选择那些有足够影响力、甚至能决定命运的人来传闲话、说是非。

    长舌妇和八婆党的本质分别,是出发点,八婆党不存心,长舌妇有故意,但这是比较难判读的,又不是人家肚里的蛔虫,可也不是真的就没法认定。

    八婆党一般而言,只“八”事实,是怎么回事儿就“八”怎么回事儿,像多姑娘那样,一发现宝玉晴雯清白,立刻认账,绝不会扭头再去乱嚼。八婆的“八”,多数只在娱人自娱,说说好玩儿。

    长舌妇则是会把一男一女吃饭说成开房、握手说成上床的类型。他(她)的拿手好戏是捕风捉影、添油加醋,甚至是无中生有、自由发挥,他(她)传播的事情,永远是经过改编加入想象剪辑放映二度创作的,他(她)的闲话并不真的“闲”,总是充斥着讥刺、搬弄、挑唆的意味,以期达到贬抑、打击、损毁他(她)闲话主人公的效果。贾环对金钏儿之死的再传播,就是长舌妇的标准操作模式。说了一句调情的话,夸大为逼奸,明明是被王夫人撵出去才跳水,把原因一改,宝玉就成了“淫辱母婢致死人命”。

    有一种《红楼梦》的结局考证,就是黛玉被诬和宝玉有了“不才之事”,最后也是死在长舌之下。

    那些长着毒信子的舌头底下,是真能压死人的。

    从八婆到长舌,是一个“常在河边走”的过程,要想不湿鞋,得有点儿定力。

    闲来无事,道人短长,说多了说惯了说溜了嘴,过于热衷甚至痴迷于道听途说、飞短流长,很难抑制那些消极的负面的东西的生长。心理学有所谓“干涉癖”一说,指热爱打听、传播、干预他人私密的倾向。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消息源,还是小道消息源,以消息灵通为荣,以窥人私隐为快,成天窃窃私语交换情报,作欲言又止神神秘秘状,说些似是而非以“有人说”、“你别管是谁说的”、“千万别说出去”之类作前缀或后缀的话,传人闲话不仅是他(她)日常的、习惯性的、自觉自愿的劳动,简直还成了他(她)的第一需求,主动、义务、坚持不懈、不求回报,只要有闲话传就兴奋,没有闲话创作闲话也要传,就从八婆变异为了长舌。

    大观园里,八婆到一定程度、有长舌倾向和潜质、但还未直接发展为长舌妇的,有金钏儿和晴雯。

    金钏儿跟宝玉说:“我倒告诉你个巧宗儿,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同彩云去”,跟宝玉爱说笑爱调情,都不相干,没事儿拉扯人家彩云,又说要“拿”,八婆得有些过了。至于晴雯,强烈关注所有丫鬟跟宝玉的接触,“你们别和我装神弄鬼的,什么事我不知道”,太细意观察,劳心劳神,“什么都知道”,也不免是“干涉癖”的早期症状。

    心理学认为,传闲话、议论人的原始动力,是一种补偿式需求,是无意识下所欲求的,满足自己不能被满足的愿望。喜欢推测谁谁被重用升职的,其实是渴望轮到自己;特爱拿人家男女关系说事儿的,是潜意识里很想有这种关系偏生没机会;非发掘别人生活有多苦闷的,可能恰恰心存艳羡……

    人生有那么多不能满足的遗憾,八婆一下可以理解。推荐口号:适度八婆,力戒长舌。

    (本栏目已结集为《会得美人无限意——红楼梦女性角色智慧品读》,外文出版社出版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